<em id="r88ag"></em>
        <dd id="r88ag"><legend id="r88ag"><kbd id="r88ag"></kbd></legend></dd>
      1. <div id="r88ag"><tr id="r88ag"><object id="r88ag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      <div id="r88ag"><ol id="r88ag"><object id="r88ag"></object></ol></div>

          <em id="r88ag"><tr id="r88ag"></tr></em>

          站長工具,就用查一把!
          收錄查詢  關鍵詞排名  Alexa排名  PR檢測  友情檢測  IP反查  WHOIS查詢    更多查詢  
            收藏  最近查詢 查一把
          信息分類 首頁 » 資訊信息

          好站推薦

          IT新聞

            業界猜想

            名人名企

          建站推廣

            站長創業

            運營推廣

          設計編程

            美工設計

            開發編程

          【方舟子打假天才韓寒】“天才”韓寒創作《三重門》之謎
          信息來源:查一把 發布時間:2012/1/26
          韓寒在在1999年上高一時因獲得首屆新概念作文大賽一等獎而成為小眾名人,但讓他成為大眾名人的,是在2000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長篇小說《三重門》,不僅轟動一時,而且暢銷不衰,銷量超過200萬冊,韓寒自稱“我至今所有的榮譽都是因為這本書而開始”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在最近的文章中,韓寒以他寫作《三重門》時還不認識路金波為由駁斥該書由路金波代筆的說法,讓人莫名其妙,因為人們懷疑的是《三重門》由韓寒的父親韓仁均代筆,路金波則被懷疑代筆韓寒后來的博客文章。韓寒還打算在4月1日出版該書的手稿證明自己的清白,這同樣莫名其妙。這本書既然是以韓寒作品的名義出版的,那么他至少會抄一部書稿給出版社,有他的手稿存在并不能證明書就是他寫的。他舉海巖出示手稿證明沒有別人代筆為例,卻給自己挖了一個坑:田博馬上在微博上貼出手稿證明他和趙立志就是海巖《五星大飯店》的代筆,上面還有海巖批改的筆跡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那么這本書是什么時候寫的呢?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韓寒父親韓仁均在《兒子韓寒》一書中介紹,“韓寒從進入松江二中讀高一不久,也就是1998年的下半年起,開始了他的長篇小說《三重門》的寫作。一開始,我們并不知道。現在我們在媒體上常常看到說‘一個留級生寫出一部長篇小說’、‘一個17歲的少年寫出長篇小說’什么什么的,好像《三重門》是韓寒留級后寫的,是韓寒17歲時寫的。其實嚴格地來說,韓寒的《三重門》寫于留級前,寫于16歲,也許開始準備的時間更早。”“我是在韓寒讀高一的第二學期,即1999年的二三月份,才知道他在寫小說的。那時,他的小說已接近尾聲了。”“在1999年3月28日去上海市區參加‘新概念作文比賽’復賽時,《萌芽》的胡瑋蒔和趙長天知道了韓寒寫了部長篇小說的事,于是就約定寫好后讓他們看看。參賽回來,韓寒將全部書稿訂正一遍后,四月份把書稿送到了胡瑋蒔那里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而最近韓寒在回應《三重門》由其父親代筆的質疑時,如此說:“既然很多質疑我的人主要焦點集中在我17歲時候我第一本小說《三重門》上,而理由恰恰是在他們的17歲寫不出來,所以我的17歲也必須不行。”“17歲的我為了這本書,花費了整整一年多,也荒廢了學業,白天到深夜,課內到課外,周一到周日,甚至連體育課都逃了,和一幫來例假的女生一起窩在教室里不停的寫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按韓仁均的說法,《三重門》的寫作用了不到七個月(1998年9月~1999年3月),寫于韓寒16歲時,還特地糾正了媒體上關于寫于17歲的錯誤說法。而按韓寒的說法,《三重門》的寫作用了整整一年多,寫于韓寒17歲時,沿用了媒體的說法。那么我們究竟應該相信誰的說法?韓仁均對該書的寫作時間說得更詳細,更肯定,似乎對該書的寫作過程比韓寒還要熟悉,而且有旁證(《萌芽》的胡瑋蒔和趙長天),應該更準確,那么是不是應該再來糾正一下韓寒從媒體得來的錯誤說法?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韓寒說他“白天到深夜,課內到課外,周一到周日,甚至連體育課都逃了”都在寫這本書,但是在2006年11月26日播出的東方電視臺新聞娛樂頻道《可凡傾聽》節目中,韓寒卻對曹可凡說他課余都在玩,只在課內時間寫作: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  曹:那你這個小說是利用什么時間寫的,是課余時間還是怎么樣?
            韓:課余時間對我來說才是真正的有用的時間,得玩,所以基本上我就認為是沒用的時間比如說課內時間,我在那寫。
          http://ent.sina.com.cn/v/m/2006-11-21/21061338001.html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   那么他在課外究竟寫沒寫《三重門》?“深夜”和周末是玩還是寫作?作為那么愛玩的體育特長生,體育課真的也不去上而在寫作?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韓寒在《第三個人》中另有說法: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進了松江二中要住校,無父母管教,很幸福。我每天上課看書,下課看書,圖書館的書更是被我掃蕩干凈,只好央求老師為我開放資料庫。中午邊啃面包,邊看‘二十四史’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在《正常文章一篇》中他也說: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到了初中高中,我拼命的讀各種書,這點我的同桌和老師都可以證明,到了高中更加病態,徹夜閱讀《管錐編》《二十四史》《論法的精神》《悲劇的誕生》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究竟是每天白天到深夜上課也寫書,下課也寫書,還是每天上課也看書,下課也看書?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韓仁均還說,韓寒寫這部書的時候是“偷偷摸摸”,“對同學、老師、家長有所回避”: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一部《三重門》,20多萬字,也真是難為了一個高一學生。試想,就是認真地抄一遍也得多少時間?更何況要構思,要‘偷偷摸摸’地寫。”“可再粗心的人,也有心細的地方。比如,他上高中后寫長篇小說《三重門》,這期間要經過寢室、教室、家里,還要對同學、老師、家長有所回避,500格稿紙,400多頁,竟然沒弄丟一頁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而韓寒在回應質疑時的說法卻是: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17歲的我為了這本書,花費了整整一年多,也荒廢了學業,白天到深夜,課內到課外,周一到周日,甚至連體育課都逃了,和一幫來例假的女生一起窩在教室里不停的寫。”“《三重門》這么(本)書在創作過程中,坐在我前后左右東南西北中發白的同學們都知道是什么情況,我幾乎是寫一頁給要好的同學們傳看一頁的,尤其是我的同桌陸樂,他是從第一頁看著我寫到最后一頁的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公公開開,明目張膽地在教室里寫的,同學們都知道,還有同桌為證。這又與韓仁均的“偷偷摸摸”說法不符。韓寒作為作者,我們應該更相信他的說法,問題是,此前在鳳凰衛視《魯豫有約》節目中,親口對魯豫說他當時是在無人的時候寫作的: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魯:成功的作家都有一個寫作的習慣,你有沒有自己獨特的寫作方式?
            韓:沒有,……但是我旁邊不能有人看,我最煩的就是我在那里寫,旁邊有人看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現在怎么又改口說是坐在同學們的中間寫的,寫一頁傳看一頁?給同學們看的是當場寫的嗎,還是事先準備好的?給同學們看的一個目的是為了讓大家知道這部書是他寫的?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韓寒不僅讓人覺得他對《三重門》的寫作時間和經過都不明不白,時而這樣說,時而那樣說,而且他對這部書的內容似乎也很不熟悉。以前已經提到,他在接受中央電視臺“對話”欄目的采訪時,被問及為什么《三重門》取這個書名,回答說“忘了”。對此他的解釋是,他并不是真忘,“我完全是不想搭理一幫笨蛋”,所以假裝忘了。但是在其他場合,韓寒也經常用“忘了”來回應對《三重門》的提問,例如: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昨日,中山大學附中的階梯教室里擠滿了300多名學生。……在長達一個多小時的對話時間里,不斷有學生請他談談此前寫作《三重門》等成名作品的心得和體會。但韓寒大都以一句‘我忘了’或者‘我不記得了’含糊作答,這引起一位女生對其創作態度是否嚴肅負責的質疑。對此,韓寒仍然輕松回應:‘我記性不太好,寫過的東西就忘了,但我對讀者是很負責任的。’”(2005年11月30日《南方日報》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這回總不至于把學生們也都當成“笨蛋”了吧?為什么還是大都以一句“我忘了”或者“我不記得了”回答對《三重門》等成名作品的提問?一個作家對自己的成名作品的記性如此之差,這不是很奇怪嗎?難怪連在場的中學生都要質疑其創作態度是否嚴肅負責。其實一個作家再不嚴肅,再不負責,也不至于對自己精心創作的作品如此不熟悉。但是,如果作品根本就不是該作家創作的,只是照抄一遍而已,那就容易理解了,說“忘了”總比說不知道好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   另,看了《可凡傾聽》,又發現了一個矛盾之處。韓仁均在《兒子韓寒》中說的是韓寒告訴他新概念作文大賽的事,并給他看了參賽作文,最后是韓寒自己把作文寄走。而韓寒說的卻是他不知道新概念作文大賽的事,是韓仁均幫他把文章寄去的: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   曹:那當時你是通過什么途徑知道《萌芽》雜志在辦一個新概念的作文大賽?
            韓:其實我不知道,是我父親在《新民晚報》上看到了這個消息,然后幫我把文章寄出去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   而且韓寒還說他補賽時,出題考官往水杯里扔的是一團餐巾紙,又多了一個版本。怎么不統一一下口供啊?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2012.1.26.
          轉載請注明出處:站長工具 信息來源:http://www.onaz.tw/Content/280
          網友點評
         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号码